【虚无SEO故事-9】岳母去世 沟通了一个月的准客户也跑了

2021-05-04 15:06

“你在哪儿,我妈出事了”,那话那头媳妇哭的稀里哗啦。

我已经猜到发生了什么。

我没有驾照也没有车,媳妇领导已经安排好人送我们回去。

到了周口已经夜里十一点多了,老丈人的兄弟和近邻的婶婶也都在,老丈人安排我们休息,岳母三点左右回来。

我这个岳父是个十足的老好人,以前镇上信用社大堂经理,后来在信用社后厨负责十来个人员的早餐和午餐。

怀着极度复杂的心情我强迫自己睡着,按照当地的习惯是需要守夜的,我需要保存精力。

“回来了回来了!”

我被一阵嘈杂惊醒,屋里屋外的灯都打开了,一辆车倒进院里。

车门打开,哭声响彻整个村落,媳妇已经哭失了声,随车回的的他哥和嫂子也趴在遗体上大嚎。

几位叔婶把他们拉开,大家把遗体抬到厅堂地面准备好的芦苇席上。

他哥给司机磕了三个头,拿出12000块,多出的2000是司机那边的风俗。

我是第一次这么近的接触死人,岳母的左胳膊蜷缩在胸前,老丈人怎么都拉不开。

做儿女的要跪着守灵,我自然不能例外,老丈人怕我累着,让我坐着。

天终于亮了,到了九点微信开始不断来消息,我一一回复,需要我当面处理的我就说请假了在外面。

其中一个消息是小宋发过来的,跟我沟通他一个seo客户的情况,做纹身的,前前后后已经沟通了一个月还没确定合作。

“180一个月也能接受”,我没有其他办法,把价格权限给小宋,这个客户我清楚他是一定要做优化的,看小宋怎么沟通吧。

消息都回的差不多了,我也带上孝布,跟着媳妇他哥张罗。

周口的规矩是真的多,白事也要搭台唱戏,还请了一个老女人主持送葬,配上哀乐,又是哭声一片,我也被两个大妈架起胳膊倒拉着向坟位进发。

下葬,封土,烧纸。

回去我看了下手机,10多个未接来电,都是小宋打的。

接下来就是流水席。

三天后,人们的情绪也安稳了许多,我们也该回去了。

回去的路上,我跟媳妇没有言语,我把他搂在怀里,轻拍着背。

纹身的客户跑了,他又提出了新的问题,小宋不知道怎么沟通。是被一家按天收费的公司抢走的,回去我要一探究竟,这按天收费的公司是个什么套路。

大巴经过一个水坑,媳妇的眼泪又被颠了出来。